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try {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566849-3");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catch(err) {}
日记0807
Tags: |Edit

今天初中同学聚会,见到了整七年未见的数学老师。

苏老师是我的成长期里给过我最多“父爱感”的人,是把我从“自闭区”里带到(稍?)正常人类世界的几个关键人物之一。七年过去,苏老师还有两年就要退休,却连头发都没发白,手机铃声也还是多年前那一支,看上去一点没变。

一瞬间我明明感动到想哭,却在彼时彼刻连表达感谢的能力都不具备,表情一贯看不出情绪,只会生硬地说一句客套话:真是好久不见呐。还真是一点没变,我还是当年那个缩在角落里什么都不敢说的小姑娘。

“不会表达感情”这件事是我人生最大的障碍,这么多年来努力渐渐显得正常了,一遇到真正动感情的事,又自动缩了回去,扮演起冰山、白眼狼、混蛋这类得心应手的角色。

抹掉心理障碍这种事,还得慢。慢。来。


发布于2011-08-07 [ 23:58:00 ]

已有评论0条
哎哟
Tags: |Edit

真喜感,系统默默吃掉我几篇日志,都是它当初推荐到频道首页的...

发布于2010-02-01 [ 23:39:50 ]

已有评论2条
爸爸妈妈去上班 我去动物园
Tags:动物园 摄影 |Edit

我说放假要去动物园,被形容为“好有童趣”;事实证明果然如此,游客里主流是1.2米以下儿童,及其手中的充气长颈鹿玩具,嗯~

IMG_0003 
Hey man! 这只黑色的金鱼看上去很拽很大牌,黑脸,还噘嘴

IMG_0007
这只鸵鸟大概觉得我长得很奇怪

IMG_0024
这只孔雀骄傲地蹲在那里,以为自己是一株水仙

IMG_0058 
这只不知名的鸟类,瞧那发型,那眼神,一看就是搞摇滚的

IMG_0071
小熊猫,看到你就想起干脆面><..

IMG_0081
一只修长的豹子

IMG_0086 
一只扭麻花的长颈鹿

IMG_0090
斑马是没在睡觉的动物里最温顺好拍的,于是我就没好好拍,恶趣味~

IMG_0117
一只自闭的犀牛,面壁ing…

IMG_0125
两只金刚

IMG_0132 
我最喜欢的金丝猴,毛茸茸的脑袋,毛色特别好看

IMG_0137
瞧这小爪小脸小模样,可怜吧啦的

IMG_0138 
深情look

IMG_0135
小猴子OS: 我们猴子有时候也很深沉…

发布于2009-10-05 [ 20:55:11 ]

已有评论2条
台风天
Tags:台风 |Edit

       开始变天的时候恰好在路上走,所谓变天,其实并不是白云变成乌云,而是从远处急急奔来一团乌云,不怀好意,企图遮挡掉白色。可惜它速度快地几乎狼狈,从迅速移动的缝隙里仍可看到高处的白色,蓝色,一动不动。

        那么,如果天地突然颠倒位置,我从地面上掉下去,坠落,坠落,落到黑色的云上,穿过黑洞,最后到达的地方,那里的云还是白色的。

发布于2009-08-07 [ 21:39:18 ]

已有评论2条
反对阐释
Tags: |Edit

      从小梦就特别多,且杂,有时候早上醒来觉得没梦到结尾很不甘心,就闭上眼睛使劲把梦做下去。听说有些人的梦很“现实主义”,前因后果有个完满的逻辑,觉得很不可思议,我总以为所有人的梦都该像我的一样是“魔幻主义”的,时空随时转换,连身边的人物也随时穿越,无头无尾无逻辑,有时梦里我在做梦,梦里的“我”和梦里的“我”做的梦里的“我”对话,层次实在很丰富。

      醒的时候我会乐此不疲地回忆我的梦,因为那些故事实在很有意思,除了经常在梦里被哥斯拉之类的大怪兽追赶得很狼狈(事实上这个梦的出现率太高了以至于后来每次梦到哥斯拉我都会在梦里耷拉着眼皮打着哈欠逃得很敷衍…诶?怎么老是你?)我丰富的梦的历史里还有过作为圣斗士的一员为雅典娜而战的光辉历程;也曾经和小丸子一起溜出去玩游戏被小学班主任抓包;更上演过身边密友一个个离奇失踪最后只剩我一个的悬疑大案;还被女巫刁难,逼迫我选择左边或右边,选错会被吃掉;有一次打开冰箱里面发现塞满了缠在一起的蠕动的蛇,回头一看房间里地上床上桌上都是蛇,越是讨厌越是躲不掉;还有一次在一根烟囱里爬,越来越窄越来越黑却只能向上不能后退,脊背发凉地想:干脆掉下去好了。

     最多的梦仍然是逃跑和迷路。被哥斯拉追着跑属于kuso的类型,整个城市的人疯了一样一起跑,而我总是最落后的一个,与某个恶人一对一的追跑才是斗志斗勇又惊心动魄的,我总是试图逃往人多热闹的市中心,却总是阴错阳差跑到人少荒凉的小路,周围没有其他人,再多旁的什么也不够我藏起自己。

     迷路的梦里,气氛倒很温柔,很多类似的梦,我分不清是在流浪还是在找家,都是在陌生的地方一直走一直走。梦里我不急,也不会饿,一路风景看过去,心里坚定地认为:地球就这么大,走走总会到的——虽然我从未真正走到过哪里,但那种坚定的感觉很清晰。

      我的记忆力不太好,十岁前的事情我大多没什么印象,但是我关于童年梦境的记忆都很牢靠。我不是现实和幻想分不清的人,只是恰好,现实和梦境在我记忆的某处达到了奇异的平衡。

发布于2009-06-28 [ 14:58:52 ]

已有评论10条
共3页 1 2 3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