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try {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566849-3");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catch(err) {}
人们总说怀念你初妆
Tags:双鱼 |Edit

演戏
我试图在舞台上扮演一个小丑:画着夸张的浓妆,穿着滑稽的衣服,说着无聊的笑话。可是观众都苦着脸,还有人悄悄抽泣。
我试图在舞台上表现出悲伤:颓废,低头,丧气,孤单,偷偷哭泣,甚至念起诗来。可是观众哈哈大笑起来,他们笑得那么真诚。
所以后来,我总对别人说,我的演技很烂。
当我再也不演戏的时候,他们总对我说:“别装了,我们都觉得你很虚伪。”
再后来,我就没有表情了。

玩·偶·像
每个小孩都需要一个玩偶陪伴,童年才是完整的。他们全心全意爱着自己的玩偶,和它说话,喂它吃饭,想象它的喜怒哀乐。
小孩长成大人以后,有人把玩偶扔掉,也有人把玩偶藏进盒子里锁在阁楼上。
大人都不爱玩偶了,他们爱其他的大人。
他们总对彼此说爱,然后又说唉,你的帽子真丑,你为什么不换个发型,你的裤子太土啦,你为什么和以前不一样了呢?
大人不愿意承认,自己爱的还是玩偶,只听自己话的玩偶。
大人总是比小孩不快乐,是因为他们总让自己失望。


有一条爱美的鱼,每天都很努力地展现最美的一面。
即使海水越来越浑浊,海草快要死掉,有许多其他丑陋的鱼攻击它,也有许多看上去很美的鱼嫌弃它,它从不争辩也不计较,可它不是不在乎。争吵的样子太丑了,而它是真正爱美的。
鱼是很孤独的动物,因为水总是很冷的。

发布于2009-03-24 [ 15:52:58 ]

已有评论2条
两种细腻
Tags:电影 侯孝贤 李安 |Edit

一种如同细密的针脚,严丝合缝,整整齐齐的排列在一起却也能绣出很多彩的画来。一寸一寸规规整整,很容易让人觉得呆板,但细细推敲起来也别有风味。

另一种好比长流细水,无论在怎样的境地里都缓慢的涌动,很容易让人觉得平淡,但若找对了渗入的切口,会给人带来绵长的感动。

李安的细腻是第一种,感觉他是个很喜欢控制的人。技术上,每一次运镜,每一处剪辑,用光、道具、服装、走位、角度,每一部分都严格把持;感情上,李安所讲的故事,总是很隐忍,感情像被扎在布口袋里,闷。

侯孝贤是第二种。他的镜头看似随意,架好摄像机,任演员淡入淡出就可以了,然而这么多年也只出了一个侯孝贤,这份随意恰恰难以模仿。侯孝贤电影中人物的感情总是藏在很多琐碎的事情之间,明明不哭不闹,可就是很伤感,不经意的晃啊晃的,某个瞬间就突然被打动了,如同他总在叙述的“成长”,在漫长的迷茫之中,在某个瞬间突然长大。

李安是画,侯孝贤像诗。

发布于2009-01-19 [ 21:56:02 ]

已有评论0条
时间往哪一个方向飞
Tags:书评 博尔赫斯 小径分岔的花园 |Edit

——由博尔赫斯引发的关于时间的种种联想

世界是平的。自从人类发明了钟表将全世界的时间置于同一平面上,用“时差”体系试图使时间达到平衡。在统一的时间帷幕下,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平稳向前。我们是寄居在时间中的小寄生虫,却从未思考过,这一秒和下一秒之间,到底有多少中可能性。

世界是平的?在博尔赫斯的世界里,时间似乎“有无数系列,背离的、汇合的或平行的时间织成一张不断增长、错综复杂的网。”时间大网的结点可以横向发展,亦可纵向延伸,至此空间成为时间的依附,是无限可能性中的一个,是偶然而非必然。

对我而言,阅读博尔赫斯如同在迷雾中前行,好不容易抓住什么线索却又转瞬即逝,一切道路皆是迷津,在参阅了若干相关资料及评论文章后,越发陷入泥潭。如果要用简练的语言来形容读后的感觉,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两个字:不懂。只能带着游戏的心态,搜刮出记忆中关于时间的种种,无意于更靠近博尔赫斯,星辰不可摘,那就那个脸盆端满水,就着倒影权当自娱自乐。

迷宫也好,镜子也罢,都是博尔赫斯用来反射时间的参照物,这两种具象物体含有太多的神秘气息,依然让我难以从理性上去解读,小说中的“时间”一旦出现互相靠拢、交错、分岔的变化,我总是自然而然的想起达利画作中挂在树枝上变了形的钟,“时间”无力的瘫倒、扭曲、变形,似乎呈现出一种液态的运动模式,流向与速度都无法掌控。把记忆拉到更遥远的地方,爱丽丝梦游仙境中,带着怀表的兔子行色匆匆,爱丽丝掉进了神秘的洞穴,周围漂浮着大大小小变形的钟表,进行着顺时针和逆时针的角力。童话的外衣将时间的大命题包裹得格外诗意。

博尔赫斯那种迷雾般的气质很容易联想到卡夫卡那座永远也到不了的城堡,卡夫卡的世界里,意图营造的是空间和心理的错位,而这种错位不可避免的带来了时间上的混乱。从一个地点出发,向前走了一天却仍没有更靠近前方的目的地,对一个土地测量员来说空间无疑是确切的存在,那么出错的只能是时间,昨天和今天的界限因此暧昧不清,也许存在某个通道在两者间架起一座桥,在持续的徘徊中,空间上的距离无形中就被无限拉大了。

关于时间无数可能性的思考,催生出一系列的电影。电影作为每秒24帧的叙事语言,本身就与时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在阐释时间变幻的时候就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电影《罗拉快跑》中,导演设了一个十五分钟营救的局,让女主角在其中奔走,在这十五分钟里,时间是一张随时等待分岔的大网,任何一个环节的细小变化都引起最终结局的巨大差异。于是三次相似的重复,有了三个截然不同的结局。如此这般,现实中无法逆转也无法预料的时间也成了供人类实验的小白鼠。

在更早更神奇的电影《暴雨将至》中,时间有了另一种形状:时间不逝,循环不继——Time never dies, the circle is not round. 整个时间体系变成一个密不透风的圈套,因果关系竟然可以彼此置换,故事的开头与结尾平行,中间是永远也理不出头绪的前因后果,就像一团找不到线头的绒线球一般让人无可奈何。导演将一些跨越时间的永恒话题置于这样的模式下讨论,这种无奈感很容易就成为一些悲剧性的思考的催化剂。

在此之后的《巴别塔》和《撞车》运用了相似的叙事模式:不同空间在同一时间点上发生的事相互影响,导演不约而同地打乱了传统叙事顺序,直到最后一刻才将所有碎片整合到一起,严丝合缝。国产电影《疯狂的石头》也模仿了这种模式。在这类影片中,时间是可拆分重组的拼装玩具,妙在一眼看不到底,妙在看片时脑筋需要为了理清思路适当运转起来而不是仅仅跟上快速剪辑的速度即可。

当然更不可不提的是《低俗小说》,圆形叙事结构和多角度叙事的组合,把以上关于时间的种种可能一网打尽,导演昆丁无疑可加冕时间的最高级玩弄者。

时间线性发展,是人类普遍的、习惯性的、理所当然的认知,而最早的钟表匠就已把度量时间的仪器设计成圆形,似乎是个巧妙的暗示和隐喻。时间的命题既然是永恒的谜语,那么也可看作是文学家、哲学家玩得欲罢不能的玩具。不管时间是圆的还是方的,你可以在脑海中演练十几二十种关于时间的沙盘游戏,回过神来日子还得一天一天过,10月31号以后不会再出现一个10月31号供你完成10月未完成的任务。

在此援引普鲁斯特的一句话:人各有自己孤寂的城堡,在自己的领地,日出日落有自己的频率和作息。那是一种诗意的状态。更有幽默感的说法是:每个人都是一个小宇宙,向外辐射着自己的能量,人与人、时间与时间的碰撞像光波的一样发生干涉衍射,在这个几十亿人口的星球上,纵使碰撞的部分如何乱作一团,纠结得难舍难分,每个人还是安安稳稳蜗居在自己的小宇宙里,日出日落,劳作休息。

有一扇门,我将它关闭,直到世界末日降临。——博尔赫斯

发布于2008-10-31 [ 22:56:30 ]

已有评论11条
B Side
Tags: |Edit

今天初中同学聚会,照例在班主任的家中进行。好笑的是从初中毕业起每年都这样进行,一群人却还是每次都要问老师要乘什么车,该怎样转车,一群没记性+没方向感的家伙,没一点长进。

老师的女儿已经有两岁多了,第一次见到小姑娘的时候,她还是个抱在怀里的奶娃娃,扑棱着眼睛,有些好奇,有些胆怯;第二次见的时候,小姑娘已经会随着音乐跳舞了,有点调皮,有点害羞;今天第三次见到,长高了一些,害羞的时候知道跑回自己的房间,看到一屋子的哥哥姐姐吓到了吧,呵呵,仅仅见过三次而已,就已经有种看着她长大的感觉。

初中的同学们,有一些一年会见到一两次,好像每次见到都没什么变化的样子,见了面就插科打诨,坐在一起斗嘴、八卦、调侃、哄笑,抱怨各自难搞定的课程和寝室的恶劣条件,彼此说话的语气,走路的姿势,都还是老样子。

然而大多数人,早已失去联络,偶尔辗转听到一两句消息,不痛不痒。

 

《一公升的眼泪》是部很悲情的日剧吧,据说骗走了不少的眼泪,以前听说过但没看过,对我来说那始终是很遥远的事情...而今天同学聚会中的一位,得了和那位女主角一样的病,这种据说没有办法痊愈的病。她走路需要人搀扶步伐不稳但她还是来了。她笑着和我们说些有的没的,我们也只能笑笑,还能怎么办呢?

然后我开始忍不住想象,想象自己的双脚失去力气不能站立,想象自己双手甚至握不住一支笔,想象自己花两个小时走别人十分钟的路程去上课,想象自己声带不够力气发出声音,想象自己晚上不敢熟睡害怕半夜忽然呼吸困难却无法呼救...

然后感觉自己太矫情,想象太苍白,语言太无力。生活可以轻轻弹一下小指头就把人给打趴下了,而你可能要用尽全部的力气才能让自己抬起头,留下那一点尊严。

也许我该感谢上苍,至少我还健康。

亲爱的朋友们,真诚的祝你们大家都健康。

发布于2008-08-03 [ 22:15:53 ]

已有评论3条
Soccer Boy^^
Tags:苏醒 虹口 慈善 足球 |Edit

6月7号,上海虹口体育场的慈善足球赛,中国明星队VS好男,我在现场。

到了现场发现好男的粉丝们场内场外大搞PK,横幅啊气球啊丝带啊海报啊什么的,东西满多,就是人都不多,其实这种东西,做给谁看呢……途中遇到两个奶奶级别的Bobo的粉丝,两个老太太热情那叫一个高涨啊……途中又遇到两个穿着某家会服的小朋友,非常积极地想知道我是谁的粉丝,我穿一身白她们看不出个所以然就猛瞄我的手机,何必嘞..

进了场看到好男儿排练手牵手,一溜的人,一个没认清……(关键是我心不在焉啊)场边祁宏、申思、范志毅等等前国脚们在练球,还有一个带了小孩来的,看不清楚是谁(关键是我还是心不在焉啊)

后来苏同学从休息室出来,我还没缓过神来,就听到前面的姐姐们喊:猴子出来了..><..然后就见到远处一个小小小小的白色的身影出现了,预料中的19号球衣..此时比赛尚未开始,场上三三两两都是明星队的大牌们在练球,我从那时起就一手望远镜一手相机忙个不停~ 我一共拍了近1G的照片,可是距离实在太远了,然后还刮风下雨闪电雷鸣,光线很不好,最后没几张是可以看的,大部分是意识流印象派……以下是硕果仅存的几张..

 


这个是苏19同学在练球 背影一般比较清楚 反正也看不到脸
这个是苏醒同学在和自己的鞋子玩
这是所有照片里面唯一看得清眉目的一张(不过这里压缩过了效果不好)小朋友在休息 表情很憨 
小朋友和罗中旭侃了很久 旁边那个是黄征? 拍的时候完全没注意到其他人

还是和罗中旭一起
小朋友偷师
这张看上去像高中生

小朋友很Happy地和水木年华的哥哥玩游戏 玩了很久
继续玩 水木的哥哥也很Happy
小朋友很多动 难得静下来系鞋带 我一连拍 就是十几张 看上去还是很像高中生

还是爱抿嘴

发愣

蓄势待发

和上面那张差不多

依旧差不多 不过看在难得看得清脸的份上..

原来有这么多和黄征一起的 拍的时候完全没意识啊 右下角那个貌似依旧罗中旭

傻兮兮的表情

右下角那个是疯狂的石头里面那个大叔吗

踢球咯
小朋友
 
练球完毕,大牌们的唱歌时间,好男那个手牵手的合唱貌似假唱,后面的都应该是真唱了,如果唱成那样还是假唱的话那我没话讲...苏醒开始唱的时候是雨下得最大的时候,观众席上的观众们瞬间撤退,小朋友带着帽子保护发型就开唱了,雨下太大,拍出来的照片就只剩噪点了 ><...就像这样:

唱完比赛开始,上半场小朋友没有上场,我无所事事中..
上半场结束又是嘉宾们的表演时间,我继续无所事事中..
下半场小朋友终于上场了,此时刚才停了的雨又突然大了起来,又是闪电又是雷鸣的,小朋友是雨神啊..我继续没办法拍照,干脆举着望远镜看人。
 
花絮:
现场韩乔生解说:“苏醒是个很有球感的歌手”(大意)
现场蓝魔粉丝团某人:“干脆把苏醒招进申花算了”(千真万确)
可是苏醒同学并没有进球,比赛结果6:6,具体是谁进的我都不知道,因为我的望远镜不跟着球走
现场有粉丝对着19号苏同学喊:“梅西加油”
苏醒同学搞偶像崇拜,在场边不停拉着他小时候的偶像前国脚们合影留念.. 
 
最后诡异的花絮:退场后,球员出口处被拦起来了(就是篮球场那里),有许多保安,我观望了一下有三辆Bus应该是接球员们一起走的,我想反正这么远看不到干脆不看了,由于淋到雨了有点冷,就进了KFC买了热咖啡,再出来的时候已经解封了,于是就从篮球场走, 没想到出口处还停着一辆Bus没走,并有若干粉丝围在那里,难道还有人没出来?此时小粉丝们骚动起来,有人出来了,随后我就看着好男儿们一个个从我眼前走过,距离1~2米,卸了妆我都不太认识,我周围的粉丝们叫一个名字我认一个,没记错的话,我看到了向鼎、Kimi、柏栩栩、张超、巫迪文、张晓晨、王传君、宋晓波、蒲巴甲……还有很多我不记得了,近看这些人也不咋样嘛…张晓晨和巫迪文还是蛮帅的...当时的情况是,我周围的人超激动,我面无表情内心失望,我要看的人看不到...
最后的最后,搞笑图一张,原图非常模糊,反正看不清楚脸了,干脆凑一起:

这张的大图 

 

发布于2008-06-08 [ 17:13:32 ]

已有评论1条
共3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