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try {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566849-3");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catch(err) {}
日记0807
Cats:

今天初中同学聚会,见到了整七年未见的数学老师。

苏老师是我的成长期里给过我最多“父爱感”的人,是把我从“自闭区”里带到(稍?)正常人类世界的几个关键人物之一。七年过去,苏老师还有两年就要退休,却连头发都没发白,手机铃声也还是多年前那一支,看上去一点没变。

一瞬间我明明感动到想哭,却在彼时彼刻连表达感谢的能力都不具备,表情一贯看不出情绪,只会生硬地说一句客套话:真是好久不见呐。还真是一点没变,我还是当年那个缩在角落里什么都不敢说的小姑娘。

“不会表达感情”这件事是我人生最大的障碍,这么多年来努力渐渐显得正常了,一遇到真正动感情的事,又自动缩了回去,扮演起冰山、白眼狼、混蛋这类得心应手的角色。

抹掉心理障碍这种事,还得慢。慢。来。



Date 2011-08-07 [ 23:58: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