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try {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566849-3");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catch(err) {}
B Side
Cats:

今天初中同学聚会,照例在班主任的家中进行。好笑的是从初中毕业起每年都这样进行,一群人却还是每次都要问老师要乘什么车,该怎样转车,一群没记性+没方向感的家伙,没一点长进。

老师的女儿已经有两岁多了,第一次见到小姑娘的时候,她还是个抱在怀里的奶娃娃,扑棱着眼睛,有些好奇,有些胆怯;第二次见的时候,小姑娘已经会随着音乐跳舞了,有点调皮,有点害羞;今天第三次见到,长高了一些,害羞的时候知道跑回自己的房间,看到一屋子的哥哥姐姐吓到了吧,呵呵,仅仅见过三次而已,就已经有种看着她长大的感觉。

初中的同学们,有一些一年会见到一两次,好像每次见到都没什么变化的样子,见了面就插科打诨,坐在一起斗嘴、八卦、调侃、哄笑,抱怨各自难搞定的课程和寝室的恶劣条件,彼此说话的语气,走路的姿势,都还是老样子。

然而大多数人,早已失去联络,偶尔辗转听到一两句消息,不痛不痒。

 

《一公升的眼泪》是部很悲情的日剧吧,据说骗走了不少的眼泪,以前听说过但没看过,对我来说那始终是很遥远的事情...而今天同学聚会中的一位,得了和那位女主角一样的病,这种据说没有办法痊愈的病。她走路需要人搀扶步伐不稳但她还是来了。她笑着和我们说些有的没的,我们也只能笑笑,还能怎么办呢?

然后我开始忍不住想象,想象自己的双脚失去力气不能站立,想象自己双手甚至握不住一支笔,想象自己花两个小时走别人十分钟的路程去上课,想象自己声带不够力气发出声音,想象自己晚上不敢熟睡害怕半夜忽然呼吸困难却无法呼救...

然后感觉自己太矫情,想象太苍白,语言太无力。生活可以轻轻弹一下小指头就把人给打趴下了,而你可能要用尽全部的力气才能让自己抬起头,留下那一点尊严。

也许我该感谢上苍,至少我还健康。

亲爱的朋友们,真诚的祝你们大家都健康。


Date 2008-08-03 [ 22:15:5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