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gaJsHost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document.write(("%3Cscript src='" + gaJsHost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 try { var pageTracker = _gat._getTracker("UA-566849-3"); pageTracker._trackPageview(); } catch(err) {}
反对阐释
Cats:

      从小梦就特别多,且杂,有时候早上醒来觉得没梦到结尾很不甘心,就闭上眼睛使劲把梦做下去。听说有些人的梦很“现实主义”,前因后果有个完满的逻辑,觉得很不可思议,我总以为所有人的梦都该像我的一样是“魔幻主义”的,时空随时转换,连身边的人物也随时穿越,无头无尾无逻辑,有时梦里我在做梦,梦里的“我”和梦里的“我”做的梦里的“我”对话,层次实在很丰富。

      醒的时候我会乐此不疲地回忆我的梦,因为那些故事实在很有意思,除了经常在梦里被哥斯拉之类的大怪兽追赶得很狼狈(事实上这个梦的出现率太高了以至于后来每次梦到哥斯拉我都会在梦里耷拉着眼皮打着哈欠逃得很敷衍…诶?怎么老是你?)我丰富的梦的历史里还有过作为圣斗士的一员为雅典娜而战的光辉历程;也曾经和小丸子一起溜出去玩游戏被小学班主任抓包;更上演过身边密友一个个离奇失踪最后只剩我一个的悬疑大案;还被女巫刁难,逼迫我选择左边或右边,选错会被吃掉;有一次打开冰箱里面发现塞满了缠在一起的蠕动的蛇,回头一看房间里地上床上桌上都是蛇,越是讨厌越是躲不掉;还有一次在一根烟囱里爬,越来越窄越来越黑却只能向上不能后退,脊背发凉地想:干脆掉下去好了。

     最多的梦仍然是逃跑和迷路。被哥斯拉追着跑属于kuso的类型,整个城市的人疯了一样一起跑,而我总是最落后的一个,与某个恶人一对一的追跑才是斗志斗勇又惊心动魄的,我总是试图逃往人多热闹的市中心,却总是阴错阳差跑到人少荒凉的小路,周围没有其他人,再多旁的什么也不够我藏起自己。

     迷路的梦里,气氛倒很温柔,很多类似的梦,我分不清是在流浪还是在找家,都是在陌生的地方一直走一直走。梦里我不急,也不会饿,一路风景看过去,心里坚定地认为:地球就这么大,走走总会到的——虽然我从未真正走到过哪里,但那种坚定的感觉很清晰。

      我的记忆力不太好,十岁前的事情我大多没什么印象,但是我关于童年梦境的记忆都很牢靠。我不是现实和幻想分不清的人,只是恰好,现实和梦境在我记忆的某处达到了奇异的平衡。


Date 2009-06-28 [ 14:58:52 ]